主页 > X时生活 >救救海洋生物(下篇)‧潜水员:维护生态环保不遗余力‧还海洋清 >

救救海洋生物(下篇)‧潜水员:维护生态环保不遗余力‧还海洋清

2020-07-12 16:12 来源:http://www.tyc0049.com 栏目:X时生活
救救海洋生物(下篇)‧潜水员:维护生态环保不遗余力‧还海洋清保护大自然本来就是人类的责任,但却不是每一个人都注重环保,特别是海洋生态保育。然而,还是有一些人,他们可能靠海生活,也可能只是本着一份对海洋的责任感而对海洋尽一份绵力,你可以称他们是“傻瓜”,但他们还是继续为海洋生态环保出一份力。海洋,可以是神秘不可测的,却也可以是亲切而随和。在马来西亚,海洋和沙滩属于大众的权益,没有一个人可以拥有它,却也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沙滩或海洋上进出自如,当大自然给了我们最美丽的景观,人类却不懂得珍惜,一片片洁白的沙滩上,总见有人随手乱丢的垃圾,还是有人会任由垃圾沉入海底。在马来西亚半岛有这幺几个人,他们平日各有各的工作,但对海洋怀有一样的爱心,在不同时候,以不一样的方式,为海洋环保出一份力。号召同理想潜水员清垃圾48岁的李日隆,拥有超过20年潜水经验的潜水教练,从教导学生开始,到最后索性在热浪岛开起自己的度假中心,并在度假中心倡导环保,每一年都投入珊瑚礁普查工作,未来的日子,度假中心还是会这样坚持下去。39岁的吴舒伟,因为沉迷海洋水族缸而实地考察,在得知水族交易项目都以不环保手段取自海洋后,毅然考取生态潜水员执照,每一年都抽出时间为珊瑚礁做普查工作。29岁的黄豪坤,是国中辅导老师,同时也是合格的潜水教练,他本着一份对海洋环保的坚持,每年号召一群拥有同样“理想”的潜水员,出钱出力到海岛去清理垃圾。你可以说他们在做着傻瓜的工作,可是他们有自己的坚持――坚持取诸社会,用诸社会。教导学生如何照顾海洋从潜水中心到度假岛屿,李日隆坚持自己的立场:海洋造就了我,我就有责任照顾海洋。李日隆,大部份认识他的人都称呼他AB Lee,他是着名的水底摄影师,同时也是热浪岛Redang Kalong Resort的主人,20多年前爱上潜水,在海洋生态保育“口号”响起来之前,他已经是一名生态潜水员。“我在20多年前就已经是生态潜水员,那时候Kalong Resort还没有开张,我只是个潜水教练,每一个靠海生活的人,都应该对海洋负上一些责任,我觉得我有必要指导我的学生怎样照顾我们的海洋,从最简单不乱丢垃圾不乱触碰珊瑚开始。”每年举办环保活动成立了Redang Kalong Resort后,生态保护成了这家度假中心的招牌,每一年他们都会举办环保活动,同时持续性进行珊瑚礁普查工作。返回现实的问题时,李日隆道出了一个残酷却真实的事实:要完整的保护生态环境,得用经济成长来交换。“关于生态问题,其实不只是游客在破坏,但这无可避免的,我们只能儘量去教导,但如果真的要做到完全性的保护生态环境,那幺连度假中心都不应该建立,关闭所有的海岛,解放大自然,那就一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但我们国家的经济怎幺办?没有吸引旅客的海岛,经济放缓,就算是住在附近的村民,也会面对生计问题。”李日隆坦言,他不会拒绝生意上门,但在生态环境保护那一方面,他坚持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即花钱又沉闷的工作“我太太也在训练生态潜水员,但我们没有办法要求每一个潜水员都对海洋作无私奉献,我做度假村生意,当然有责任维护环境,但要一个潜水员花费几天的时间还要付出七八百令吉考试,成为生态潜水员以后又要自费到海岛做珊瑚礁普查工作,而且珊瑚礁普查并不是一般的休閑潜水,算是一种很沉闷的普查,没有多少人愿意这样做。”而李日隆和他的太太,却一直在做这些没有人要做的工作。热浪岛位于登嘉楼岸外45公里海面,已被政府当局列为海洋公园保护区,禁止任何人在离岸23公里水域内捕鱼或取走海底珊瑚贝类及生物,但却不阻止游客与潜水员下海观赏海底世界。根据资料显示,热浪岛蕴藏着超过500种色彩缤纷绮丽的珊瑚礁、超过1000种的双壳类生物,以及约3000种鱼类品种,其美丽的珊瑚礁,是大马半岛海洋公园之冠,其中包含了世界最珍贵及罕见的珊瑚礁品种。在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下,因人的自私行为造成珊瑚礁生命备受威胁,而身为岛上的业者之一,李日隆只能竭尽所能在他的能力範围内,为这一片潜水天堂作出最大的维护及修复工作。组团进行珊瑚礁普查现年39岁的吴舒伟(工程师),在五年前开始参与潜水活动,目前是一名潜水长(Divemaster),同时也是马来西亚珊瑚礁普查基金会的合格生态潜水员。他曾经极度迷恋海洋水族群,甚至为了学习让珊瑚缸更加的自然而选择下海实地考察,而在下海的过程中,他赫然发现,绝大部份的海水族交易项目都是以不环保的手段取自海洋。以倒挂金钩姿势普查“例如美丽的珊瑚就直接从珊瑚礁挖取,或者以山埃下毒捉鱼,这种持续性无限度榨取海洋资源的做法,令我非常惊讶,自此以后,我就不再购买任何海洋生物,并学习如何保护及照顾它们。”后来在一个本地英文论坛的介绍下,吴舒伟加入了生态潜水员的行列。要成为一名生态潜水员,首先必须接受浮力评估(Buoyancy),在收集可靠数据时,生态潜水员必须拥有优于平常的潜水技能,特别是中性浮力,这一点在浅水区是非常重要的。接下来,就要判定指标性物种的理论,包括鱼类、无脊椎动物及基质,最后进行研习珊瑚礁普查基金会方法论基础,了解如何进行研究。“我对海洋生物原本就有一定程度的认识,因此考取生态潜水员资格对我来说其实非常轻鬆,甚至当我身在水底鉴定珊瑚种类时,还可以和教练在水底争辩。”虽然吴舒伟已是个很有经验的生态潜水员,但他坦承还需要多练习水底中性浮力控制,因为在普查珊瑚礁的过程中,有些情形是需要以“倒挂金钩”(头下脚上)的姿势完成整个珊瑚普查。“我目前最大的挑战就是在带领一个小组做普查(4至6人)时,我必须决定一个起点,以及从这个起点进行普查的方向和深度,同时也必须注意所有珊瑚普查数据的準确性,组织水底绘地图和卫星导航的经纬度以便在下一次回到同一个潜点再次收集资料作比较的数据。”他强调,珊瑚礁普查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因此每一年他都会抽出时间,回馈曾经被有意或无意破坏过的珊瑚礁。“如果没有可靠的数据作比较,我们又怎幺能够向社会大众解释我们的日常生活对珊瑚礁造成怎幺样的影响?”零酬劳护海洋29岁的黄豪坤,有着多重的身份,他曾经是时事评论员,曾经编辑过课本,目前的他是一名国中辅导老师,同时也是雪隆地区的着名潜水教练,而本着一份“傻瓜心态”,每一年,他带领着一群潜水员――有些是他教出来的学生。也有些是自投罗网的潜水员,选择一个海岛进行Project Aware环保计划。甚幺是Project Aware?黄豪坤说:“Project Aware环保基金会成立于1992年,是一所非营利的免税机构,致力于保育水中环境和水中资源,Project Aware的环保计划中包括海滩清洁、环境保育、研究、活动,以及保育和保护世界水域等等。”在网站进行召集以后,共有16名“傻瓜”自愿参与2009年的环保计划。黄豪坤笑着说:“我想,说是拾垃圾活动比较贴切。”到刁曼岛海洋公园拾垃圾活动进行的地点在刁曼岛的海洋公园(Marine Park),主要清洁地点还是沙地,因为这个地方游客太多,因此垃圾的数量也非常惊人,此外,一些较有经验的“傻瓜”,就被派到外海去做清洁工作,因为外海有很多快艇来回,危险性比较高。“Project Aware是自愿性活动,没有一分钱的酬劳,而且参与者要付出350令吉作为膳宿费用,但每一个傻瓜,都本着一份对海洋的热爱,愿以小小的力量,简单的动作,警醒更多的人参与海洋保育工作,或者最起码,不要乱丢垃圾都很好了。”海洋生态保护资料马来西亚珊瑚礁普查基金会联络人:Julian Hyde电话:+603-21615948网址

相关文章